[2015-07-21] 中国访校感想及反思 “用行动来改变”

(本文是“青海访校纪实”的第二部分。) 除了青海的学校,我们还访问了一所湖南小学。这里过去是完全小学,近几年来,生源大幅度减少,只有一年级和二年级42个孩子还在那里就读,三年级以上搬到镇里的中心学校,必须住宿。两个五十岁上下的老师都是本乡里土生土长,一边教书,一边务农。那里的孩子几乎都是留守儿童, 跟着年迈的祖父母们生活,见到外人非常腼腆。一路还看到当地的村民,大都年长甚至残疾,站在在水稻田里,幸苦耕耘,除了老牛,没有其他帮手。在省首府或者就是本地的县城,大规模的建筑工地比比皆是,机械化的建筑工程吸引着农村劳动力抛下家人,离开土地,涌到城市打工。据当地人介绍,六十岁之后,体力跟不上时,打工的村民会回归农业,因为别无选择。

学校访问结束之后,还是有很多疑问在我脑海中翻滚。为什么到了二十一世纪,中国的农业没有机械化?为什么城市和县城里到处大搞建设,难道建筑比农业更重要?为什么务农所得这么微薄,仅能维系生计?中国农村的孩子们,在这样的环境长大,出于无奈地早熟,这么小就担起生活的重担,是否会有健康的心灵?离的这么远,我们不可能经常看望这些老师和孩子们,可以为他们做点什么?

全国妇联课题组的
《中国农村留守儿童、城乡流动儿童状况研究报告》给了我们很多启发, 建议了一系列解决留守儿童和流动儿童问题的对策方案。

其中之一是” 大力发展地方特色产业,深化农村金融改革,出台免税、贴息贷款等优惠政策,吸纳更多的农村剩余劳动力就地就业。” CCTV对改变农村现状报道中有这样真人真事的例子。记录片中的采访对象,曾经也是留守儿童, 也曾光着脚在山间行走去上学。幸运的是,他的父亲在城里打工,成功后,把家人接到市里,过上了好日子。建筑业帮他们发展成了拥有雄厚资产的集团公司。他和父亲不忘乡亲父老,投资雇佣当地农民,开发荒废已久的山区田地,使家乡成为高品质的茶园。外出打工的村民也闻讯赶回家乡种植茶叶,生产出的优质茶叶给村民带来了可观的收入。村民们非常感激这两位回报家乡的父子,不仅改善了他们的生活,也解决了当地留守儿童问题。也许像这对父子的成功人士还是少数,但是这样的例子给农村带来了希望,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

对民间公益组织而言,可以做到的是对策建议中的另一个重点:”构建学校、家庭、社区相衔接的关爱网络。进一步加大寄宿制学校建设力度,按照适当比例配备生活及心理辅导教师,并将其纳入学校编制中。在留守儿童集中的每个村、社区建立留守儿童关爱服务阵地,为留守儿童提供生活托管、心理辅导、家庭教育指导,开展课外活动。” 例如,和我们一同访问青海学校的朋友一直参与四川成都的一个叫“小红马儿童会”的组织。每个月这些小红马义工开车到乡村,为那里的留守儿童和弱势儿童带去互动游戏、乡村教室、随心绘画课等,注重和孩子们的情感交流、建立友谊。义工们回去后,还会继续和孩子们交换信件,保持联络,直到下一次的访问。这种联谊活动对欣欣的后续项目也有启发, 可以计划发展中国义工组织类似的公益活动,以弥补目前农村学校急需的学生心理健康教育, 心理辅导和情感交流。

还有值得一提的是一个湖南记者邓飞的所说所行,“停止抱怨,用行动改变中国”。 邓飞和他的记者同事们于2011年开始了“免费午餐”公益项目。他们以媒体为中介,报道农村学校孩子饥饿现象,筹集了爱心人士和企业的几万元捐款,从一个学校做起,发动政府的支持,保持财务透明可信。每一笔捐款,无论数额大小,都准时发布在他们的网站上。短短几年到2015年5月时,他们募款已超过14302万元,开餐学校达到450所。不仅这些学校的孩子们免于饥饿,而且国务院也由此启动实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大规模改变整个中国乡村儿童营养状况。邓飞在采访中提到,当他做调查记者时,经常做批评报道,揭露社会黑暗。但是自从他开始做“免费午餐”公益,他发现了新的方法 --“柔软的力量”: “柔软是隐藏在我们每个人心中的善良与不忍之心,一旦被激发出来,比愤怒更具持久性和张力。” 这句话也许就是我们的中国之行中的许多问题的答案,这句话打开了我们的眼睛,看到许多中国人在行动,从点点滴滴的善事起步,积累大众的力量来改善中国农村孩子的教育水平和生活品质。

也许你身处城市,也许你在海外,似乎离中国乡村的现实太遥远。在这个信息技术主导的时代,欣欣教育基金会远在美国的义工们通过网络电讯,亲身参与基金会的运作,以帮助缩短城乡教育差距。许多义工白天上班,晚上抽出时间联络学校,执行项目,和记录数据。还有的义工编写程序跟踪项目,编辑发布新闻,参与筹集善款活动等。欣欣在北京也设立了办事处,加强与中国政府机关和教育部门的沟通,简化善款支出流程,方便招募和组织国内义工。 每年夏天在中国,欣欣的老师和校长们聚集在不同的培训中心参加为期几周的培训,合作大学的支教义工们也投入几周到农村学校为孩子们和老师们组织活动。如果你对改善农村教育有热心,欢迎参与欣欣的团队或者其他相关公益组织,用行动来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