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21] 中國訪校感想及反思 “用行動來改變”

(本文是“青海訪校紀實”的第二部分。) 除了青海的學校,我們還訪問了一所湖南小學。這裡過去是完全小學,近幾年來,生源大幅度減少,隻有一年級和二年級42個孩子還在那裡就讀,三年級以上搬到鎮裡的中心學校,必須住宿。兩個五十歲上下的老師都是本鄉裡土生土長,一邊教書,一邊務農。那裡的孩子幾乎都是留守兒童, 跟著年邁的祖父母們生活,見到外人非常腼腆。一路還看到當地的村民,大都年長甚至殘疾,站在在水稻田裡,幸苦耕耘,除了老牛,沒有其他幫手。在省首府或者就是本地的縣城,大規模的建筑工地比比皆是,機械化的建筑工程吸引著農村勞動力拋下家人,離開土地,涌到城市打工。據當地人介紹,六十歲之后,體力跟不上時,打工的村民會回歸農業,因為別無選擇。

學校訪問結束之后,還是有很多疑問在我腦海中翻滾。為什麼到了二十一世紀,中國的農業沒有機械化?為什麼城市和縣城裡到處大搞建設,難道建筑比農業更重要?為什麼務農所得這麼微薄,僅能維系生計?中國農村的孩子們,在這樣的環境長大,出於無奈地早熟,這麼小就擔起生活的重擔,是否會有健康的心靈?離的這麼遠,我們不可能經常看望這些老師和孩子們,可以為他們做點什麼?

全國婦聯課題組的
《中國農村留守兒童、城鄉流動兒童狀況研究報告》 給了我們很多啟發, 建議了一系列解決留守兒童和流動兒童問題的對策方案。

其中之一是” 大力發展地方特色產業,深化農村金融改革,出台免稅、貼息貸款等優惠政策,吸納更多的農村剩余勞動力就地就業。” CCTV對改變農村現狀報道中有這樣真人真事的例子。記錄片中的採訪對象,曾經也是留守兒童, 也曾光著腳在山間行走去上學。幸運的是,他的父親在城裡打工,成功后,把家人接到市裡,過上了好日子。建筑業幫他們發展成了擁有雄厚資產的集團公司。他和父親不忘鄉親父老,投資雇佣當地農民,開發荒廢已久的山區田地,使家鄉成為高品質的茶園。外出打工的村民也聞訊趕回家鄉種植茶葉,生產出的優質茶葉給村民帶來了可觀的收入。村民們非常感激這兩位回報家鄉的父子,不僅改善了他們的生活,也解決了當地留守兒童問題。也許像這對父子的成功人士還是少數,但是這樣的例子給農村帶來了希望,引起了社會各界的關注。

對民間公益組織而言,可以做到的是對策建議中的另一個重點:”構建學校、家庭、社區相銜接的關愛網絡。進一步加大寄宿制學校建設力度,按照適當比例配備生活及心理輔導教師,並將其納入學校編制中。在留守兒童集中的每個村、社區建立留守兒童關愛服務陣地,為留守兒童提供生活托管、心理輔導、家庭教育指導,開展課外活動。” 例如,和我們一同訪問青海學校的朋友一直參與四川成都的一個叫“小紅馬兒童會”的組織。每個月這些小紅馬義工開車到鄉村,為那裡的留守兒童和弱勢兒童帶去互動游戲、鄉村教室、隨心繪畫課等,注重和孩子們的情感交流、建立友誼。義工們回去后,還會繼續和孩子們交換信件,保持聯絡,直到下一次的訪問。這種聯誼活動對欣欣的后續項目也有啟發, 可以計劃發展中國義工組織類似的公益活動,以彌補目前農村學校急需的學生心理健康教育, 心理輔導和情感交流。

還有值得一提的是一個湖南記者鄧飛的所說所行,“停止抱怨,用行動改變中國”。 鄧飛和他的記者同事們於2011年開始了“免費午餐”公益項目。他們以媒體為中介,報道農村學校孩子飢餓現象,籌集了愛心人士和企業的幾萬元捐款,從一個學校做起,發動政府的支持,保持財務透明可信。每一筆捐款,無論數額大小,都准時發布在他們的網站上。短短幾年到2015年5月時,他們募款已超過14302萬元,開餐學校達到450所。不僅這些學校的孩子們免於飢餓,而且國務院也由此啟動實施“農村義務教育學生營養改善計劃”,大規模改變整個中國鄉村兒童營養狀況。鄧飛在採訪中提到,當他做調查記者時,經常做批評報道,揭露社會黑暗。但是自從他開始做“免費午餐”公益,他發現了新的方法 --“柔軟的力量”: “柔軟是隱藏在我們每個人心中的善良與不忍之心,一旦被激發出來,比憤怒更具持久性和張力。” 這句話也許就是我們的中國之行中的許多問題的答案,這句話打開了我們的眼睛,看到許多中國人在行動,從點點滴滴的善事起步,積累大眾的力量來改善中國農村孩子的教育水平和生活品質。

也許你身處城市,也許你在海外,似乎離中國鄉村的現實太遙遠。在這個信息技術主導的時代,欣欣教育基金會遠在美國的義工們通過網絡電訊,親身參與基金會的運作,以幫助縮短城鄉教育差距。許多義工白天上班,晚上抽出時間聯絡學校,執行項目,和記錄數據。還有的義工編寫程序跟蹤項目,編輯發布新聞,參與籌集善款活動等。欣欣在北京也設立了辦事處,加強與中國政府機關和教育部門的溝通,簡化善款支出流程,方便招募和組織國內義工。 每年夏天在中國,欣欣的老師和校長們聚集在不同的培訓中心參加為期幾周的培訓,合作大學的支教義工們也投入幾周到農村學校為孩子們和老師們組織活動。如果你對改善農村教育有熱心,歡迎參與欣欣的團隊或者其他相關公益組織,用行動來改變。